炒股趙曼

會有天使替我愛你的電視劇介紹?

會有天使替我愛你詳細介紹
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29442.html?wtp=tt

徐翔是怎么炒股的?

放大鍋里炒

徐翔炒股有哪些持點?不違法的部分。

對徐翔總結出以下七點A股點點通
第一、專注
徐翔是一位非常專注的投資者,但到澤熙以后,他的專注程度仍然讓人嚇了一跳。
通常情況下,他的一天是這樣度過的:每天一早,澤熙開始晨會,每位研究員匯報市場信息和公司情況,開盤后進入交易室,交易時間絕不離開盤面,中午一般與賣方研究員共進午餐,下午繼續交易,收盤后又是一到兩場路演,晚上復盤和研究股票。
他每天研究股市超過12小時,幾乎沒有娛樂和其他愛好,據我所知,這種習慣已經持續了20多年。毫無疑問,徐翔是我見過的最為勤奮和專注的投資人,沒有之一。
相比起很多投資者,除了股票以外,還要關心足球,明星,旅游,高爾夫......徐翔可以算是股市里的苦行僧。
唯有無與倫比的專注,才有超乎尋常的回報,這是我學到的第一課。
現在,我也養成了盯盤的習慣,交易時間盡量不離開盤面,日復一日,市場的呼吸和節奏慢慢會在腦海中留下印記,直到形成交易直覺。
股市是一個勝者為王的叢林,充滿了危險,如果注意力不夠集中,很容易成為獵食的對象。
唯有專注,可以讓人保持警惕。盡管過程會枯燥艱苦疲憊,但想要獲勝,這是必不可少的代價。
第二、長期投資
很多經典書籍強調長期投資,認為這是戰勝市場的重要武器。我也同意長期投資,不過,我眼中的長期投資概念可能有點與眾不同。
澤熙素以兇猛彪悍的投資風格著稱,經常參與大量的短線交易,市場甚至以“敢死隊”名之。那么,澤熙到底是一個短期投資者還是長期投資者?
我認為是后者。
如果以持股周期衡量,澤熙的倉位中有大量快進快出的品種,并不符合一般意義上長期投資者的概念。但是,長期投資者的定義到底是什么呢?僅僅從持股周期上來衡量嗎?
自從1993年入市,徐翔用20多年的時間在證券市場中搏殺,在實戰中形成了快準狠的投資風格,并且一以貫之地堅持。這種堅持,才是長期投資者的根本特征。
投資之道,萬千法門,只有找到合適自己的投資方法,并且長期堅持,才能在證券市場中存活。但是,很多投資人入市的動機,只是想短期撈一票,從未設定長期的投資目標,也不知道自己的立身之本是什么,跟風,,這種短期心態,是造成損失的重要原因。
長期投資,不一定是持有一只股票的時間有多長,而是你給自己設定的投資生涯有多長。只有把投資當成終身事業來做,你的心態才會長期,行為才會理性,才不會為了追逐一時的利益去冒無謂的風險。
第三、絕對收益還是相對收益
到底絕對收益重要還是相對收益重要?見仁見智。但兩者不可兼得是市場公認的真理:要想獲得絕對收益,應當盡量回避風險;而要想戰勝指數,又必須勇于承擔風險。這本身就是悖論。
但在澤熙,絕對收益和相對收益是放在一起的。澤熙的業績最受人關注的有兩大特點:第一是漲得快,長期遠遠戰勝指數,第二是回撤小,即使在市場大幅下跌時,業績也總能保持平穩。過去的5年中,凈值回撤10%的次數只有3次。
如此銳不可當而又堅如磐石的業績,著實讓很多人大呼看不懂,其中的秘訣到底是什么呢?
有必要稍微披露一下澤熙對研究員的考核辦法,主要有三條:推薦的股票要能漲,最好馬上漲;漲幅要高過滬深300指數;買入后不能下跌超過10%,否則無條件止損,不允許補倉。
這被稱為“史上最嚴”的考核辦法確實殘酷,許多研究員很久也適應不了,但這確實體現了澤熙的投資哲學,那就是以絕對收益為基礎,以相對收益為目標,以嚴格止損為紀律。
要想達到澤熙的標準,既要對公司基本面有深入的研究,以挑選標的,又要對市場情緒有敏感的體悟, 以尋找買賣點。
所以澤熙的研究員非常辛苦,大部分時間都在各地調研,調研的密度和深度遠高出行業平均水平,然后再加上徐翔對市場獨一無二的敏感度,最終才造就了奇跡般的業績。
絕對收益和相對收益都很重要。如果硬要劃分一個先后順序的話,我的選擇是,先取絕對收益,再兼顧相對收益,但無論是哪種收益,都必須付出辛勤的勞動。
第四、逆向思維
澤熙的研究員壓力山大,除了嚴苛的考核標準之外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:他們經常會發現自己的研究結論被徐翔否定掉,尤其是做了很多功課,征求了各方專家意見,滿懷信心地闡述理由時,徐翔卻淡淡地說:不。
但事后的實際走勢證明,但徐翔與研究員結論不一致時,大部分時間,老板是對的。
我仔細觀察了很多次這樣的事情,發現多數時候,當研究員的意見與市場的主流意見趨同時,被否定的概率就顯著增加了。
顯然,被大多數人認同的觀點,徐翔是不認同的。
還有很多次,澤熙重倉持有的股票,在市場報告一片看好,股價凌厲上漲的時候,澤熙卻在悄悄出局,而賣出的價格屢屢是市場的階段頂部。
這種感覺,在反復多次以后,讓我形成了現在的習慣,凡是市場中最熱門的板塊和股票,總是特別警惕;凡是行情最火爆,漲停板滿屏的時候,總是心生寒意。有很多次,這種習慣讓我錯失機會,但更多次,它讓我避開陷阱。
查理芒格反復強調,反過來想,總是反過來想。就是告誡投資人,要獨立思考,不要人云亦云,當市場的觀點高度一致時,拐點也就即將來臨了。
別人貪婪我恐懼,別人恐懼我貪婪,這已經變成股市中的眾所周知的俗話,但知易行難,克服人性的弱點,需要長時間的磨練。
第五、謹慎使用
去年以來,隨著市場的轉暖,許多投資者眼見暴利在前,紛紛加,兩融余額飛速飆升,分級基金搶手無比,還有很多極高的結構化產品誕生。
但是,我卻沒有見到澤熙加,相反,澤熙在年底大比例分紅,將本已永遠封閉的產品規模繼續降了許多。
難道是澤熙不想賺錢?顯然不是。
對于在市場中拼殺已久的徐翔來說,并不陌生,但隨著投資時間越長,他對的態度越發謹慎。
有成本,有期限,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。加了之后,時間不再是你的朋友,反而變成了你的敵人。
更重要的原因是,會使投資行為發生扭曲。在成本、期限和平倉的壓力下,投資者要么變得更加激進,希望盡快賺取更多的利潤,導致冒了更大的風險;要么變得更加保守,害怕因為下跌而導致平倉,從而失去一些投資機會。
還記得昌九生化的慘劇嗎?有多少投資人因為加了,一夜之間血本無歸,即使股價之后反彈,也因為被強行平倉而錯失糾錯機會。的代價就是,哪怕你成功99次,最后一次失敗就足以讓你回到起點,甚至連翻本機會也喪失。牢記巴菲特的話:穩健的投資者夜夜安眠。
在投資的長跑中,興奮劑也許短期能讓你跑得更快,但長遠來看必將對身體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。
第六、股價有時與基本面無關
重慶啤酒一役,堪稱澤熙的經典案例。在乙肝疫苗徹底失敗,股價崩盤的時刻,澤熙卻成功抄底,獲取巨額利潤,其中的一波三折,驚心動魄之處,比小說還精彩,而澤熙的投資邏輯,更叫人拍案驚奇。
2012年初,重慶啤酒發布乙肝疫苗臨床揭盲結果,整個市場都傻了眼:被寄予厚望的疫苗居然基本無效,公告一出,股價從82元連續跌停。在股價跌至28元的那天,奇跡發生了,巨量買盤一開盤就橫掃千軍,股價扶搖直上,盤中一度漲停。沒有人想到,在市場一片看空的時候,澤熙出手了。
第二天,股價繼續跌停。更意外的是,公司當晚公告,將繼續停牌,直至發布另一份臨床結果。
這一停牌就是一個多月,結果出來后雪上加霜:疫苗再度被證明無效。市場最后一絲僥幸心理也破滅了,股價再度下跌,直至20元。
在此期間,市場對于事件的報道、傳聞鋪天蓋地,結論基本一致:重慶啤酒將回歸啤酒類公司的估值,按照同類公司比較,股價最多值15元,或者10元。
但就在此刻,股價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,從20元開始,重慶啤酒股價快速反彈,一個多月股價翻倍。澤熙在35元上方順利獲利了結。
是什么造成了股價的大反彈呢?是基本面嗎?事實證明,在此期間,公司沒有發布任何利好,之后也沒有。顯然,股價此時與基本面已經毫無關聯。
我曾經百思不得其解,為什么澤熙能猜中這輪反彈?徐翔事后的一番話解開了謎底。
他說:“重慶啤酒不是股票,是彩票。第一次刮出來‘謝謝你’,第二次刮出來還是‘謝謝你’,這時候大家都把它當廢紙扔了,但彩票還沒刮完,或者說有人相信它還沒刮完,萬一后面是個特等獎呢?這就是反彈的邏輯?!?br/>這個案例足足讓我思考了三個月,因為它完全顛覆了教科書上的邏輯:股價是基本面的反映。它讓我知道,有時,股價可以和基本面完全無關,而只跟群眾的心理相關。
后來的昌九生化,獐子島......屢屢重演了重慶啤酒的一幕,充分證明,在股市里利用情緒賺錢也是一種可復制的模式。
股市是多維度的,基本面只是其中的一維。正如巴菲特所說,股市長期是稱重機,但短期是投票機。一個精明的投資人,既可以用扎實的基本面研究賺錢,也可以用精準的心理學賺錢。
第七、不要被黑天鵝
澤熙并不是神,澤熙也有被套的時候。
酒鬼酒是一個典型的案例,大約在40元的時候,澤熙重倉酒鬼酒,但黑天鵝不期而至,塑化劑事件爆發了。
停牌,復牌,連續跌停,最低27元。損失慘重。
澤熙產品的凈值受此影響大約回撤了0.1元,但不到一個月,便重新創新高。
實際上,在酒鬼酒跌停第一次打開的時候,澤熙基本出光了,然后是27元勇敢的抄底,直至反彈至31元,挽回了近半損失。如果算上同時抄底的其他白酒股,甚至還有盈利。
一般投資者碰到這樣的情況,能夠第一時間斬倉的已然不多,斬倉后還能抄底成功反敗為勝者更是寥寥。沒有鋼鐵一樣的神經,很難做到這一點。
股市總是不缺乏黑天鵝事件,長期而言,想要完全規避黑天鵝是不可能的任務。但是區別就在于,有人被黑天鵝擊倒了一蹶不振,有人在黑天鵝來臨時面不改色,冷靜認賠的同時,還在尋找反擊的機會。
不要被偶然事件。在失誤面前,怨天尤人無濟于事,做縮頭烏龜也于事無補,冷靜,然后勇敢地面對,直至重新踏上正確的軌道,并把教訓變成未來的財富。
總結
在股市中,我們永遠是學生,向高手學,向前賢學,向市場學。
徐翔有句話,股市里只有不斷進化,才能不被淘汰。讓我們以此自勉。